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女民营企业家人身受限30小时 500套房产被拿走  

2017-04-08 10:15: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标题:解救张欣仪:女民营企业家莱阳人身受限30小时,500套房产被拿走)

解救张欣仪:女民营企业家莱阳人身受限30小时,500套房产被拿走

几栋30多层的高楼,矗立在一群低矮建筑物当中,异常突兀。张欣仪指着远处的这几个庞然大物,对《华夏时报》记者说,那是莱阳市的“地标”建筑,但已几近烂尾。

张欣仪是来自北京的民营企业家。3年前,她以借款给莱阳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形式投资当地,如今连本金都难拿回来。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春节前,她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围堵,人身受限竟长达30个小时。

堪比人身受限的是,张欣仪目前代管的企业正在被捆住手脚,原本属于企业的500套房产已被拿走,有关部门正催办手续,将这500套商品房备案成安置房。

“这是赤裸裸的抢劫!”她已经出离愤怒,“如果把企业仅存的那点家底都掏空,我们还怎么活?”

过去两个多月,她给莱阳市委市政府先后写了多封信件反映情况,字数近万,但直到今日,也没得到任何回复。

500套房产被拿走

事发地“仕中心大楼”,如今已更名为中央公园。莱阳中房联合置业有限公司(下称“莱阳中房”)客服吴怡对2017年1月23日发生的事情记忆犹新。

吴怡当天看到,一大群人拥入二楼,大概有三四十人,直奔董事长办公室,原本狭小的楼道被挤得水泄不通,连楼梯都堵满了人。他们不顾工作人员的阻拦,夺门而入,把张欣仪逼进了一个狭窄的角落里。

作为外地人,张欣仪第一次走入莱阳是在2014年。那年,张欣仪将7100万资金分三批借给了莱阳中房后,项目进展顺利。

但万建民的加入,改变了一切。万建民是烟台人,于2015年11月出资700万入股莱阳中房,成为姜海翔股份内的隐形小股东。而恰恰就是这个隐形的小股东,取代姜海翔成了莱阳中房的实际控制人。

加入不到一个月,万建民取得了莱阳中房的实际控制权,并承诺收购所有股东的全部股权,受让全部债务。

股东反映,万建民没有兑现当初许下的承诺,反而变本加厉地挖空公司,2017年1月10日万建民离开时,莱阳中房账户上只剩下1800块钱。

之前离开的股东们早已察觉到了风险。2016年12月,姜海翔、张伟、邓斌三个股东向城厢街道办寻求“保护”,背着当时的实际控制人万建民,与城南村村民委员会在城厢街道办的见证下签了一份协议,同意将511套商品房用于回迁安置,借此把企业所有可预售房屋暂时“冻结”。

邓斌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原想寻求街道办“保护”,先暂时“冻结”所有可预售房屋,可后来房管部门假戏真做将500套商品房备案成了安置房,这样,使企业500套房由“冻结”变成了从企业真正拿走。

作为莱阳中房最大的债权人,张欣仪并没有在协议上签字,她对此颇有微词:他们有没有权力擅自通过改变这500套房屋的商品房属性将房产从企业拿走?这样做是不是损害了企业的合法权益?是不是侵占了公司的财产?

在2017年1月22日上午召开的中国房地产业健康发展高层论坛上,有专家建议,莱阳应改善投资环境和法制环境,“不要认为别人来莱阳投资是来莱阳抢钱的”,要有整合内外部资源、合作共赢的观念。

当时台下坐着莱阳市主管城建工作的副市长李少伟。据在场人士介绍,没等会议结束,李少伟就中途离场了。

22日下午,莱阳中房股东和张欣仪接到城厢街道办通知,要求他们第二天上午到仕中心大楼开会。

人身受限30小时

第二天,1月23日上午9时许,张欣仪和姜海翔、邓斌、张伟如约抵达会议地点,城厢街道办没有来人。这多少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更让她没想到的是,11时左右,一群不明身份的人闯入仕中心大楼,张欣仪被限制在董事长办公室内,由20多个人看守,不允许出门。从他们的嘴里,张欣仪得知,是来要钱的。现场还有施工单位京鑫建设公司的项目经理岳勇的叔叔。

张欣仪现场答复他们说,已超额支付了施工单位京鑫公司工程款。她告诉记者,按照合同约定,莱阳中房应按工期进度支付京鑫70%的工程款,但当时实际已支付了85%的工程款,超过合同约定的15%。

“听到现场有人喊‘是街道办让我们过来的’,于是我就给(城厢)街道办相关领导打了多次电话请求他们过来制止,街办领导回答说‘我们不管’。”张欣仪说。

《华夏时报》记者就此事向城厢街道办主任逄晓周核实,他说他1月23日下午才知道。逄晓周告诉本报记者,23日下午派出所的警察给他打过电话,他嘱咐其不得出现人身安全问题,让他们自己协商。

据张欣仪回忆,正是姜戌光向逄晓周做的请示,因为当时她就在姜戌光的旁边。姜戌光是文化路派出所所长,同时兼任城厢街道办副主任一职。

1月23日下午2点左右,张欣仪从被限地董事长办公室转移到同样在仕中心大楼二层的贵宾厅。

“后来警察来了,我要求警察解救我出去,跟他们走,但警察并未采取解救我的行动。”张欣仪未能摆脱人身受限的境地。下午5时许,吴怡下班,据吴怡回忆,“当时很多人还在楼道和楼梯里,堵在贵宾厅门口。”

张欣仪说,直到当天晚上11点多,城厢街道办武装部部长杜雷宁才来到事发地。逄晓周对记者说,是他让杜雷宁过去的。

午夜12点多,由于一天未进食,加之风寒,张欣仪胃病突发,她的随同人员立刻拨打120,医院急救人员到达现场,但被阻止在外,无法进入仕中心大楼二层。

记者获取的一段时长约21分钟的录音显示,张欣仪多次恳求限制她人身自由的人放过她。她说她曾试图摆脱人身受限,但没有冲出去。

张欣仪说,她和她的一个亲戚从1月24日凌晨零点到上午8点多,给莱阳市报警电话和分管派出所值班电话打过100多次,但都没有人接听。张欣仪向《华夏时报》记者提供了当时的通话记录。

张欣仪说,“其他人都可以随便出入,包括莱阳中房的股东,唯独我不行。”

24日下午,逄晓周来到仕中心大楼进行“协调”,最终,张欣仪和莱阳中房的股东同意把公司账户仅存的180万汇到某个人账户。据张欣仪和莱阳中房多位高管介绍,城厢街道办提供的账户是街道办一工作人员的账户。

张欣仪离开被限制地点已是1月24日下午5时许,已经整整过去了30个小时。

走到前台的债权人

从纯粹的财务投资者,到“加冕”准职业经理人,张欣仪“转身”的时间节点,发生在2017年1月8日。

就在这一天,来自城厢街道办、城南村村民委员会的相关负责人,与莱阳中房的股东和张欣仪召开了一次协调会。当天的会议纪要显示,莱阳中房股东一致同意张欣仪代为管理运营城南村旧村改造项目。

走到前台,张欣仪发现,越来越多的风险暴露在她眼前,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其实风险由来已久。

“莱阳中房当时拿下城南村旧村改造项目所发生的费用,折合土地价格每亩350多万元,而一年后,2014年下半年在同一区域开发莱阳国际公馆拍净地,每亩却只有168万元,不知其中有何玄机?这样,也致使项目先天不足。”张欣仪说。

也有来自地产界人士的另外一种声音,就是“内外有别”。莱阳中房的多位高管向《华夏时报》记者反映,当地人可以用比外地人低得多的价格拿到土地,甚至不乏违规操作,有些房企在没有取得土地证的情况下就先拿到了预售许可证。

作为莱阳中房的实际股东,姜海翔、邓斌、张伟、周朝霞和万建民,都不是莱阳人。

股东们反映,万建民利用住房担保抵押(网签)借款、莱阳中房提供担保借款、挪用按揭款、直接抵顶房产等方式,导致项目资金和固定资产损失达上亿,除了少部分用于项目外,大部分资金直接流失,估计在6000万元以上。在万建民作为实际控制人管理的1年多时间,民间高息借款从之前的900万元飙升至3850万元,而且,“老万借的都是高息,月息高达4%-5%,折合年化率高达48%-60%。”

据莱阳中房多位高管介绍,过去一年多来,售房网签被基本卡死,预售许可证也被吊销了。

“在莱阳当地买房必须通过指定的担保公司的担保,担保费高达房屋成交价的1%-1.5%,开发商按揭销售一套房子,从签约到按揭款到账至少需要2个月以上,导致资金流补偿周期过长,严重制约开发进程,这在全国房地产销售历史上是罕见的。”张欣仪说。

张欣仪告诉记者,去年10月,逄晓周曾找到她,想让她全面接盘城南村旧改项目,她当时一头雾水,“我明明是个债权投资人,为什么让我来接盘?”

“街道办现在还找我接盘,要我再拿钱来投资,一方面是我作为债权人身份的特殊性,更重要的是,在目前这种情况下,我不可能再投资接盘,最多只能暂时代管。”她说。

据莱阳中房股东介绍,万建民目前因涉嫌寻衅滋事已被当地公安通缉,现已失联。

风险重重,困难重重,张欣仪最终却还是选择接受代管走上“前台”,而不是申请破产。

张欣仪向记者吐露了她内心的想法:走申请破产的程序非常简单,但莱阳中房在建的这几栋楼房属于半成品,如果走拍卖程序,根本不值钱,这样的话,股东、债权人、政府、老百姓等多方的利益都会受损。

“像被掐住了脖子”

过去的两个多月,张欣仪不止一次地给莱阳市委市政府写信,反映她所遭遇的问题,寻求有关部门的援助,但均未得到任何回复。

她现在最着急的是,那500套被拿走的房产,企业现在所处的境遇就像她当初人身受限一样,这是莱阳中房仅存的那一点家底,除此之外就只剩负债了。

邓斌说,近两天房管部门正让他抓紧完善协议,把安置房备案手续尽快补充完整,把以前万建民作为实际控制人时请求街办“保护”“冻结”的房产坐实,真正从企业拿走。

据张欣仪介绍,作为拿走莱阳中房自有500套房产的依据,是一份补充协议,“这份补充协议既不是莱阳中房签的,又没有盖公章,股东签字也不全,同时没有通过股东会,而且作为莱阳中房最大债权人,我没有在协议上签字,这样的协议能有法律效力吗?”她说。

张欣仪并不同意将原本属于莱阳中房企业资产的500套商品房备案成安置房,“这样做就把企业彻底掏空了。”

逄晓周以安置房缺口为由,表示至少要把2号地已建成的140-150套商品房备案为安置房,因为之前协定的5号地在建的300套住宅无法满足全部安置。莱阳中房的股东们反对逄晓周的意见,因为按照规划,2号地在建的均为企业的商品房,这样安排有违规划。

“所谓安置房缺口其实是个伪命题。”张欣仪告诉记者:缺的那146套安置房是另外78亩土地规划的项目,但这块地由于政府未按合同约定完成拆迁,至今仍未挂牌。记者实地看到,这78亩地还未完成平整,部分房屋仍未搬迁。

逄晓周当面向《华夏时报》记者和莱阳中房股东表示,已和相关部门研究过这78亩土地日后挂牌的问题,未必会给莱阳中房。莱阳中房股东对此不能接受,因为已缴纳的款项里面已经涵盖了这78亩的拆迁安置补偿款,“为什么我们交了钱还不按合同约定给我们土地?”

新年过后,莱阳中房还没卖出一套房子。张欣仪说,500套房产都被拿走,无房可卖,已影响到企业正常运营,不返还企业房产,就无法到银行抵押融资,资金链已经断裂。

记者获得一份2017年2月16日莱阳市建筑业管理处发给山东莱钢建设有限公司的通知,要求其停止万旭·仕中心项目的施工,万旭·仕中心就是中房·中央公园的前身。该项目因此至今仍未施工,4月1日记者在现场看到,工地大门紧锁,见不到工人的影子,吊车静静地一动不动。

就在停工前3天的2月13日,张欣仪给莱阳市政府和城厢街道办报送了一份4400多字的报告,分析了该项目存在的问题并提出了相应的对策建议,尤其是详尽列举了接管该项目的12个步骤和与政府相关联的7个问题,请求城厢街道办和莱阳市相关部门协调解决。

截至目前,莱阳市政府和城厢街道办尚未给予张欣仪正式的答复。不知要等到何时,500套被拿走的房产才能归还企业?未履行合约的78亩土地,何时才能完成拆迁,落实到企业?

眼前的一切,让张欣仪看不到希望。


“企业的手脚都被捆绑住了,就像被掐住了脖子,透不过气来。”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